黑河市家風作品展示——兒時父親那高高的書箱
來源:黑河市紀委監委 | 作者:hhjjjcw | 發布時間: 2018-04-02 | 285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兒時父親那高高的書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林氏家風:輩輩養成讀書好習慣,腹有詩書,行得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大連池市人民檢察院  林楠

  我小的時候,父親很少給我講大道理,但是,他卻用身教影響了我的一生。想起兒時的老房子,印象最深的,就是父親那高高的書箱。在我的眼里,那是家中最神圣的所在。因為,書箱里裝著的,都是父親的寶貝。父親喜書愛書,也把讀書做人的道理,一點一滴地傳給了我。
  故事啟蒙,愛書如狂
   兒時最崇拜的人,自然是父親。父親個子不高,可是,在我心中,他是這個世界上最“高”的人。因為,他的肚子里,總是裝著有趣的故事、新鮮的知識、豐富的學識。在每天只知道瘋跑傻淘的童年記憶里,每天最喜歡的時光,是父親心情大好,給我們講故事的夜晚。
   母親給我們講故事,往往是哄著我們幫她扒苞米干農活,講的也多是牛郎織女一類的神話故事。而父親講的故事豐富得多,水滸傳、岳飛傳、一千零一夜,古今中外,都有涉獵。一會兒是飛毯,一會兒是神燈,有時是英雄,有時是好漢。
   記得小時候最愛聽大喇叭里放的評書,后來家里買了收音機,跟父親一起守著聽《岳飛傳》。每個人物出場,只要稍微介紹幾句,父親就能準確地說出那個人物的名字。只要父親有時間,我們就纏著他講故事。父親口才極好,故事講得特別生動,每每聽完,都意猶未盡,吵著要再聽一個,不肯睡覺。為了哄我,父親常常說:你快長大,長大了自己看書,會的故事比我還多。原來,父親一肚子的學問,都是看書得來的,怪不得父親那么愛看書。
   書,就這樣走進了我的視野,變得神秘而又神圣。我對父親看書的樣子開始著迷。耳濡目染,就是這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吧!慶幸我有一個愛讀書的父親,讓我在人生之初就接觸了書香,就懂得了閱讀之美,讓我從此和父親一樣,愛書如狂。
   字如其人,端正到底
   讀書要先識字。識字,從寫字開始。
父親寫得一手好毛筆字。兩三歲的我,常常看到父親伏案揮毫的身影。在那個溫飽尚且是夢想的年代,我們家里卻奢侈地擁有幾管毛筆,父親珍愛它們,從不讓我們碰。
有一天,父親拿來畫著九宮格的本子,把我放在小凳子上,拿過毛筆,對我說:“你已經大了,我現在教你識字,先來學習寫毛筆字,從你自己的名字開始。”父親把我的小手握在他溫熱的大手里,隨著他手腕有力地運轉,毛筆的筆鋒在紙上流暢地寫出了漂亮的漢字。我驚訝于書寫的神奇,帶著對毛筆的好奇,我開始了自己的“涂鴉”。可是,寫字的過程并不那么愉快,在父親手中聽話的毛筆,到了我的手中卻十分調皮,不是橫寫歪了,就是豎寫偏了。寫了幾個字,我開始泄氣,看到自己歪歪扭扭的字和扭曲的線條,竟亂畫了起來。正在胡亂涂抹時,父親走了過來,頭上吃了一記爆栗,我委屈得直要掉淚。父親坐在我旁邊,壓住火,把印著九宮格的那張紙拿過來,在紙上指點著說了一番話:“寫字就是寫規矩,九宮格上有紅色的線,你的字不能越過這條線。紅色細線圍成的就是字的輪廓。寫字要有規矩,規要圓,矩是方。橫要平,豎要直。你的字就是你的人,字寫歪了,人也站不直。”我握著毛筆,按照父親的要求,挺直脊背,正襟危坐,開始凝神屏息,認認真真地學習寫字。
   從那以后,寫毛筆字,就是我的生活中最隆重的一件事。
那時的我也許還未曾意識到啟蒙的意義,可是,在成長的經歷中,父親關于書寫的這番話,一直在腦海中回響。如今,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了一些事,我總是不自覺地想到寫自己名字時的情景,一筆一劃,從頭慎重,端正到底,不能有一絲茍且。
   高高的書箱,我一生的仰望
   在兒時住的小村里,最讓我自豪的是,我家的書最多。
父親的書,裝在他自己親手做的幾個木頭書箱里,書箱外面,父親還畫了花紋,分門別類地做了標記,那些書箱撂起來,足足擺滿了一面墻。小小的我,仰起頭才能看到最高處的那排書箱。
小時候家里每天都能看到的畫面,就是父親伏案讀書的身影。好奇的我,總是想不明白,父親端端正正對著一本書坐在那里那么久,在看什么?我搬來小凳子,放在父親的腳旁,站在凳子上歪頭看著他專注的樣子,再扭頭看看他的書,那里面到底有什么,讓一向慈愛的父親如此著迷?
識字多了,我對父親的書更加好奇了。父親愛惜書,把他的寶貝看得可緊了。孩子們怎么淘氣都可以,就是不能碰他的書。如果有誰不小心弄破了他的書頁,那他可是會生氣的,后果自然很嚴重。晚上,父親會搬來凳子,站在上面,從高高的書箱里,挑選他愛的書來讀。每到這時,我都仰著頭,盯著父親,看他挑書時嘴角噙著的那抹微笑,像一個將軍檢閱自己的士兵那般,有滿足、有幸福。夜里,一燈如豆。我從睡夢中醒轉,朦朧中,父親燈下凝神讀書的剪影,就會映進我的眼簾。
   后來,我上學了。父親允許我可以挑自己能看懂的書來讀。每天放學后,寫完了作業,我立刻搬來高凳子,站在上面伸直胳膊,打開父親沒有上鎖的書箱,小手摸到一本書,不禁欣喜若狂,捧著書就讀起來,連小伙伴喊我去玩都不理會了。
   也許就從那時候開始,父親一本又一本的書打開了我和這個世界溝通的大門。看我這么喜歡書,父親也很開心。他變著法兒地省儉,拿錢給我買合適的書。這在那個還要為溫飽發愁的年代,是不可想象的大手筆。
   初中時,就讀完了父親書箱里的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飄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等中外名著,還讀了許多中外童話故事,名人傳記。
   從小讀好書,濡養了我的心靈,讓我的內心更豐盈更知性。現在,我已人到中年。想看什么書就能隨時郵購,不必為買書節衣縮食了,自己的家中,最珍視的,便是書架上的那些書。我把這些書,當成人生最大的財富,傳給了我的孩子。我經常拿過一本書靜靜地讀,我也試著用身教的方式,像父親影響我那樣,影響我的下一代。希望我也能給孩子一個讓他仰望的書箱,讓愛讀書的習慣生生不息,作為林家的傳家寶,世代傳遞下去,輩輩養成讀書習慣,腹有詩書,行得遠。





  



双色球走势图浙江风采